【剑川教育局】温州学生中毒学校周边四年半过百村民死于癌症


发布时间:2020-10-20 13:27:06 阅读量:564 作者:涆安

磐石西村就位于乐斯化学厂的西北,正好处于下风向,且之间无建筑物阻隔,只有十几亩稻田剑川教育局。据村民黄如海回忆,曾经连续几季,“乐斯”的一阵阵毒风吹过来,直接让十几亩晚稻死在田里,颗粒无收。厂子的负责人倒是出手大方,直接给村民们两倍于稻子收成的补偿金了事。黄如海气不过,给自己的老同学、时任乐清市环保局局长的陈某打电话,要求前来查处,得到的回答是:算了吧,你管不了的。

导语:开学仅三天,温州乐清市北白象镇第九小学相继有19名学生出现流鼻血、胸闷等症状。事情发生在第九小学刚刚搬进新校区之后,校长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,新校区的选址是通过了环境评价的。环保部门经过一轮检测,并没有明确发现污染源处于何方。乐清市委宣传部、市政府新闻办公室9月10日发通报回应称,已发现并确定39家企业涉嫌非法生产和排污,均被断水断电,责令停工停产。

目前,流鼻血的孩子们逐渐痊愈,被安排回到老校区复课。随着记者深入调查,在小学校背后,几个常年受到排污企业侵害的村落样貌逐渐清晰了起来。

臭气来袭并非新鲜事

9月5日早晨6点半,那股熟悉的、刺鼻的酸臭味又钻进了黄劲松的鼻子里。这已经是他连续第五天在家附近闻到这股气味了。

徐莉莉、付金华、黄山林等村民,也都逐渐发现自己再次置身于这股气味中。当黄劲松闻到臭味时,他原本是希望趁空气新鲜时做做晨练。他所居住的乐清市北白象镇磐石社区,与温州市隔江相望,紧靠瓯江入海口,原本是山清水秀的一处古镇。但受近年来愈演愈烈的异味困扰,让他和村民们的家园仿佛罩上了一层愁雾。

7点半,黄劲松骑电瓶车带着儿子前往北白象镇第九小学的新校区,送儿子首次迈入小学一年级的大门。相比位于村西的老校区,第九小学的新校区有着崭新的面貌:三座教学楼、一座综合楼和一座体育馆矗立在村中心的一片开阔地带中。但很快,家长和孩子们就无心享受其中了——那股味道愈发浓烈,小黄逐渐开始胸闷、眩晕。随后,另19个孩子开始出现了流鼻血、呕吐等更严重的症状。

学校被迫停课。小黄和其他一年级新生以停课回家的方式开启了小学生涯。

对几天以来一直被酸臭味侵扰的村民们来说,这倒并不算是意料之外的事故。第九小学所在的磐石西村,是一个被几十家大大小小的化工厂包围的村落,从各方吹来的各种刺鼻异味,是多年来该村的主流“风气”。这次毒到孩子们的,到底是哪一家排出的气体?私搭乱建的小作坊遍地都是,其中两个大企业则再次成了村民们的主要怀疑对象。

就在猜测与咒骂间,一则来自村南端的消息传来了:东方电镀有限公司有名工人突然晕倒,“流着鼻血”被抬出了厂子。“看看!我就说鬼在他们那里!”“我们赶走了一个‘乐斯’还不够,毒气是没完没了的。”

黄劲松站在一旁,隐忍无言。在七年间先后送走了父亲和兄长的他,现在心里只有记挂着有中毒症状的儿子,无心去讨论毒气来源。

7年间父兄先后死于癌症

1999年的一天,黄劲松从外地赶回来,带着病重的父亲到温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去检查。父亲此时一身红斑和淤青,无力,发热。医生检查后劈头问道:“你家附近有没有化工厂?”

黄劲松一时语塞。上个世纪末,对于“环保”、“健康”尚无意识的他,完全不知道医生这样问的用意。拿到“白血病”的诊断书,他被告知以他父亲的年龄,得这个病是一件不寻常的事。黄劲松日后才想到:父亲生前曾承包并长年累月于其中劳作的那片果园,就位于村南端两座化工厂的西北方向,距离约500米。送走了父亲的7年后,黄劲松的哥哥黄国平死于食道癌,卒年仅39岁。此时的黄劲松已将父兄的死和周边的化工厂建立起了联系。

渐渐起了警觉的不止黄家。进入2000年,黄家所在的磐石西村直河路,几乎每年都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发生,白血病、癌症等突发恶疾所夺走的生命,上到50岁下到13岁。“你家附近有没有化工厂”的诘问被越来越多的病患家属听到。某家医院医生的一句话,更是让他们不寒而栗:“照这样下去,你们镇子的平均寿命到不了70岁。”

现在,毒已经开始将不到10岁的孩子们拉下水了。村民们慌忙带着自己孩子去医院检测,化验单上写着:“轻度限制性通气功能障碍”、“小气道功能障碍”。“医生说是被化学的东西刺激到了。”9岁的陈智业的爷爷说。

黄劲松的儿子症状逐渐过去,但他没有选择听从校方和教育部门的安排——9日在老校区复课,而是留儿子在家观察了一天。一是观察儿子的身体状况,二是观察当地究竟怎样检测定性这样一起中毒事件。

这两件事情,黄劲松都不放心。

污染源成了一团乱麻

从乐清市官方给出的调查过程来看,由市纪委牵头,环保局、卫生局、质监局、教育局等单位组成的监测组于9月8日来到了第九小学新校区,对校舍及周边5个监测点进行检测。不过据村民们反映,早在9月5日,一队从“上面”来的人马已经开始了“调查”。

村民表示,这个由北白象镇、磐石社区和市环保局等单位组成的调查组,在没有携带检测仪器的情况下走访了周边各工厂和企业。在走进校区北边一家电镀厂转了一圈后,一位领导表示“没有污染”,另一人则闻了闻之后说“好像和那天的气味不一样”,于是准备离开。黄劲松把他们堵在门口追问:“这家到底是不是污染企业?是否该取缔?”得到的答复是:首要任务是先查清此次污染的源头。

事后黄劲松听熟人讲,该厂的一个员工和周围的人笑说:“投了几千万的一个厂子,是你们说拆就拆的吗?”

在村民们看来,不管污染源头在哪一家,这些排污的大小作坊、化工厂都应该借此机会被清理一新。

不过,在6日和7日,大家发现,先头调查组开始将重点放在了学校里面。学校负责老师和建筑工人很奇怪地看到,检测人员把仪器搬进了校区后院,对在建体育馆正在粉刷的钢架进行取样检测;后又搬进综合楼一个房间,对着油漆桶堆放处检测。“我们校舍的大部分油漆粉刷工作早就做好了,就是这一点还没做完,他们就专门拿到这里来测量。”学校老师说。

最后,环保部门得出的结论是:学校内部监测出0.07毫克/立方米的“苯”,但本次检测结果可能与事发当日的空气状况不同,不能就此判断事故原因。另外,环保部门在村南的东方电镀有限公司里查出“铬酸雾”超标。

到了9月10日,当地开始对违章搭建的小工厂进行全面拆除,对违规排放的企业进行停产整顿。校区西北方向,某食品厂由于和一家“螺丝”热处理厂毗邻,遭到了拆除的厄运。而在它的背后,一家据了解为正鑫公司的电镀厂,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施工。村民们质疑说:为什么出事那么多天后才来检测、清理?既然是通过环保审批的正规企业,东方电镀厂为什么还会超标?谁能保证它们和新建起来的这家电镀厂,以后不会超标排放?

乐清市环保局没有回答这些问题。

拧掉“螺丝”的斗争

与此同时,磐石西村的村民们已带着寻求答案的心态生活了多年剑川教育局。

有一次村民徐莉莉从外乡回来,转述朋友的说法:“你们那儿有个‘螺丝’厂挺厉害的,应该注意一下。”西村的村民们摸不着头脑,不知道哪个“螺丝”有这么大威力?终于有人拍脑袋想到:当地方言里“螺丝”的发音,其实指的是“乐斯”——从1992年就建在村南端,毗邻东方电镀,面朝瓯江的“乐斯化学”工厂。

为了拧下这颗“螺丝”,村民们赔上了多年的心血。

这是一家生产农药、燃料等化工原料的工厂,产品远销亚、欧、美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,属于“浙江省第一批清洁生产企业”。但村民们渐渐发现,乐斯化学和清洁相去甚远:时常有人看到从厂子里散发出红色、黄色的烟雾;味道刺鼻难闻,距离最近的直河路村民在早晨不敢开南窗;有人打算在其周边开厂,掘地三尺后,发现地下水土呈酱油一样的泥浆状。

到了2013年6月,事情已经不由得村民们不管了。家住直河路的徐锡银在50岁时死于肠癌,仅仅这一条巷子,已是近14年来第13个死于癌症或白血病的村民。出殡那天,徐家人坐不住了,他们需要向乐斯化学讨个说法;邻居郑阿玲坐不住了,她的儿子郑明明于9年前因白血病死在了13岁上,悲愤感尚未消除;黄劲松也坐不住了——他绝不能再让家人死于慢性自杀。

据称,乐斯化学厂有人塞给徐锡银家2.5万元,让其不要声张。但愤怒的村民们开始占领乐斯,先派出妇女和老人,让对方的人不好生事。妇女们用湿毛巾捂住口鼻,深入到乐斯的各个车间厂房里去阻止对方开工。10天后,村里的男人加入,乐斯的门口演变成一场多个村的村民参与,上千人聚集的抗议活动。

村民们之所以情绪如此激动,是因为经过多年斗争,2011年,村民代表、镇政府和乐斯化学厂明明已经达成了三方协议,规定乐斯于2012年7月31日前完成对磐石厂区生产线的搬迁,然而乐斯已然违约了一次。其间,村民们没有停止求证:来自“华测检测”机构的一份检测报告显示,该厂排放的工业废水中二甲苯超标10倍;在浙江工业大学的检测中,废水中三氯乙烷和二氯苯也都超标。大学里的熟人告诉村民:“不要用井水或河水,附近种的蔬菜最好也不吃。可以要求企业将这块地以及地下水进行修复。”

乐斯没有选择修复。在2013年8月4日,迫于压力,乐斯的负责人不得不重新签署了一份承诺书,答应在11月4日前完成搬迁。这一段时间,乐斯化学厂一直在轰隆隆地拆除、动迁。8月27日,乐斯厂先是实验室发生爆炸,后是车间着火,滚滚浓烟从厂房车间里往外冒了半天。村民们都说,这场斗争的胜利来得真不容易。黄劲松则感到,这几日学校开学时造成孩子中毒的酸臭味,和乐斯里面的味道很相像。

四年半过百村民死于癌症

孩子们都复课了,症状逐渐消失。截至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稿,乐清市环保部门和宣传部门仍然没有公布确切的调查结果,表明污染源究竟是哪里。不过,村民们已经无力去关注这些细枝末节了:磐石西村的太平还远在天边。

9月11日,直河路的南月霞再次在老公的陪同下到温州市的医院里去输血治疗——今年6月4日,37岁的她被检查出患有急性白血病,伴有十二指肠溃疡、胃炎伴糜烂、肾错构瘤、肾囊肿和结石等并发症剑川教育局。家人和乡亲们心知肚明:又一个青壮年被“毒”倒了。

南月霞家向西几十米,48岁的黄山林正在家里苦笑。这个患有尿毒症5期的男人,左手臂上已因透析造瘘弄得创痕斑斑。“医生说我唯一的出路就是换肾了,”他说,“但比起他们来,我是不是还算好的?”同巷子的邻居黄如海强作欢颜笑道:“这不就是个典型的癌症村吗?不定哪一天就到我了呢。”

从1999年至今,仅直河路这一条巷子,就共有13人死于癌症和白血病。在磐石社区(北白象镇下辖,包括磐石东村、南村、西村、北村、陡村等)仅从2009年1月17日到2013年6月24日这段时间,即有121名村民死于癌症,年龄最大的83岁,最小的26岁。

(部分采访对象为化名)

文并摄/本报记者 薛雷

直河路14年间村民死亡名单

近年来,磐石西村频频有人死于癌症等病。据统计,仅在该村直河路(全村距离乐斯化学厂最近)这一条巷子里,在不到14年间就有13人因病死亡。

温州 学生 小学

上一篇: "高考状元不杰出"引发质疑 什么才算顶尖人才?

下一篇: 郑州一教育公司法人代表自揭家丑:我公司骗过人


来自龙口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0-20
明明该浪的年纪却偏偏妄想执一人之手到白头,别再满腔哽咽跟他诉说旧日种种,难道你以为他会感动? 回复
来自老河口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0-20
明明该浪的年纪却偏偏妄想执一人之手到白头,别再满腔哽咽跟他诉说旧日种种,难道你以为他会感动? 回复

  • 来自乐山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0-20
    喜欢上你,并不是你长的好不好看的原因,而是你在特殊的时间里给了我别人给不了的感觉,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。 回复

  • 来自济南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0-20
    一生中,你要找一双——至少要找到一双能够倾听你的耳朵。只要你一开口,他就能懂得你。这或许就是一个人的幸福。 回复

来自本溪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0-19
昨天已然过去,回首确是永恒。今天尚未完成,黄昏即是美好。人这一辈子真的不长,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而活。活的靓丽,活的潇洒。让脚步像风一样,让心灵像海一样,让头脑像光一样。 回复
来自龙泉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0-19
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,到哪里都是在流浪。太柔软的心不敢敞开给人任意伤,只能背起坚硬的壳,继续流浪。 回复

  • 来自北安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0-19
   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,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,道一声珍重,那一声珍重里有甜蜜的忧愁。 回复

  • 来自毕节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0-19
    我将于茫茫人海中寻我唯一灵魂之伴侣。得之,我幸:失之,我命。 回复

  • 来自宣城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0-18
    这心里深处的欢畅,这情绪境界的壮旷,任天堂沉沦,地狱开放,毁不了我内府的宝藏。 回复

  • 来自邛崃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0-18
    又是一番秋意!那雨声在极昼之中,有零落萧疏的况味,连着阴沉的气氲,只是在我灵魂的耳畔私语到:“秋”!我原来无欢的心境,抵御不住那样温婉的侵润,也就开放了春夏间所积受的秋思,和此时外来的怨艾构合,产出一个弱的婴儿----”愁“。 回复

随机资讯 2019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共接收 6月15日起,深港跨境学生可通关复课 高校退住宿费也是一堂“法治课”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本部全员进行核酸检测 海淀区幼儿园信息采集系统启动 单人可 女童作文课后坠楼 班级群的家长们却忙 湖南高考成绩证明办理方式有调整 努力打造高校就业“免疫模式” 西城教委:入学派位查询系统异常 与派 教育部:在普通高校继续开展第二学士学 大学生不还助学贷款 将因信用不良影响 北京市大学校园设安全套售卖机 调查显 北京高考说明今起下发 明年高考英语增 合肥5岁孩童在幼儿园用洗手液洗脸遭老 四川职称外语考试502名考生违纪 3 济南长清:120名校长园长将实行微博 国家民委:少数民族考生高考优惠政策很 一个教育“开明派”的遗憾 开学季家长陪读 孩子不独立将失去更多 毕业前最后招聘会学生多观望 一成半工 女儿聚会受阻报警投诉老爸 民警建议: 老年大学一座难求 四十多人挤进一间舞 西安大学生食用烤肉疑似食物中毒 原因 3岁男孩拿着牙签当玩具 不慎扎入小腹 浙江泰顺县一12岁男孩上学路上被暴雨 石家庄要求学校建筑以柔和色调为宜 拒 成都南瓜英语培训学校停业 刚补工资员 西昌暴雨冲走考生身份证 父亲紧急打印 福州一处施工挖断供水管 学生无奈到市 天津:“本三”招9832人 27日起
热门专题